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契约仙主 > 第680章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第680章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萧寒沉默了,他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他自然知道元幽现在的状态已然无力回天。

即便大罗神仙下凡,也不可能救得了他。

因为实际上,元幽在被那柄晶莹剔透的短剑贯穿身体的一瞬间,就已经迈进了鬼门关。

而他现在之所以还能喘气,仅仅只是因为他本就是亡灵一族,一个徘徊于生死之间的特殊种族。

正是因为这个种族的特殊生命状态,才让他在濒死的时候,比寻常人多了一口生死之间的亡灵之气。

也正是因为这口亡灵之气一直吊着,他才能一直活着。

不过凡事都有代价。

寻常生灵死亡之后,他们的神魂还能在这个世界继续存活一定的时间,然而亡灵一族,一旦死去便会直接灰飞烟灭。

“萧兄,你不必如此,我在阴阳谷活了几千年,太久了,早就厌倦了,死亡对于寻常生灵来说,或许是一种避之不及的恐惧,但是对于我们亡灵一族来说,尤其是我这种已经活了几千年的亡灵一族来说,其实也是一种解脱。”看着萧寒沉重的样子,元幽越发虚幻的稚嫩脸庞上,露出了一丝自嘲般的苦笑,调侃道。

萧寒看了一眼,道:“可是即便元兄早已看透生死,甚至早已厌倦活在这个世上,但是你终究是因我而死...”

稍稍顿了顿,他皱着眉头,继续道:“更何况,我能看得出来,这阴阳谷之外的世界,元兄显然还没有看够。”

“呵呵!”

元幽微微笑了笑,道:“这一点萧兄确实说到点子上了,我也不否认,从阴阳谷出来之后,时间太仓促,这外面的世界我确实还没看够。”

“不过...”

稍稍停顿了一下,他自嘲般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此多彩的世界...像我这种‘贪心’之人,何时又能真正看得够呢!”

萧寒本就皱着的眉头下意识的收紧,一脸歉然道:“实在抱歉,是我让元兄的心中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元幽看了他一眼,继续微笑道:“遗憾自然是有的,毕竟每一人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不可能真正做到了无牵挂,不过太多的遗憾倒是不至于。”

萧寒再度陷入沉默。

这时候,他们俩已经走到雾隐山的外面。

眼前没有了层层浓雾的阻隔,顿时一片清朗、开阔。

不过这种清朗和开阔对于已经濒死的元幽来说,却是雪上加霜。

毕竟他是亡灵一族,永远只能行走在黑暗之中。

“萧兄,在我临死之前,你能否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元幽接连喘了几口粗气,这才稍稍平缓了一些,他微微眯着眼睛,利用从眼缝中透出的一点目光看着萧寒,轻声道。

萧寒愣了一下,旋即脱口而出,道:“什么愿望,元兄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的,就算粉身碎骨我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萧兄严重了,没那么夸张。”

元幽笑了笑,道:“我们亡灵一族虽然也算万千种族中的一个,但是却虽活犹死,即便我们能够拥有自主的意识,却始终无法拥有自己肉身,甚至那些残魂都不如,毕竟残魂在契机成熟的时候还能夺舍重生。”

“而且不仅仅如此,我们还见不得光,永远只能行走在黑暗之中,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讲,我们连死都不如。”

“所以在我临死的这一刻,我想真正活一回,在光明之下,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听完这番话,萧寒的脸色立马变了:“以你现在的状态别说暴露在光明之下,哪怕只是被直接照到一点光,也会立马灰飞烟灭!”

元幽微笑道:“我知道,在生命即将走向终点的时候,多苟延残喘一两个时辰...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对于我这种已经在黑暗中行走了几千年的人来说,能够在光明之下,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哪怕只是一眼,也足以弥补此生的大部分遗憾。”

萧寒蹙着眉头,思忖了好长一会儿,才再次看着身前的元幽:“确定要看吗?”

元幽没有犹豫,坚定的点点头:“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好!”

看到元幽那种毅然决然的表情,萧寒不再坚持,点点头,道:“,既然元幽一定要看,那我就带你到此地最高之处,看此地最美之景。”

元幽激动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萧兄了。”

萧寒一手搭在元幽的左肩,一手搭在元幽的右肩,与眼前的元幽面对着面。

如此便能挡住元幽身前的绝大部分光线。

“我要开始往上了,可能会有极少部分的光闪过,你忍着点。”萧寒最后看了元幽一眼,提醒道。

元幽道:“萧兄尽管往上便是,我能扛得住。”

萧寒嗯了一声。

随后俩人化作一道光练,直接冲向了此地最高的一座山头。

大概过了五六息的时间,俩人的身影已经在这座最高的山头上落下。

萧寒赶紧看了一眼身前的元幽。

此刻,元幽缥缈的身影又虚幻了许多,而且他注意到,刚才那么一小会,元幽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寒。

很显然,元幽已经虚弱到了极致。

“元兄,要不要先缓一下?”萧寒看着正在喘着粗气的元幽,神色凝重的问道。

元幽顿然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等不及了。”

“可是...”萧寒欲言又止。

元幽呼出一口气,抬头睁眼,眺望着西边的天际,激动道:“萧兄,别可是了,一起看吧,多美的夕阳啊!”

元幽的运气不错。

此刻正好是晴日黄昏时分。

如同蛋黄一样的夕阳静静停在西边的天际,将附近的云彩和天空都染成了红中透黄的独特色彩,确实是这人世间一道不可多得的亮丽风景。

紧紧盯着已经开始下沉的夕阳,元幽的情绪变得越发激动。

甚至,他的呼吸也骤然急促了起来。

“萧兄,快,快拿开遮挡在我头顶的黑布!”

“快,快帮我脱下身上的黑衣!”

萧寒怔了一下,正举着黑布遮挡元幽头部的手下意识的僵住。

不过下一刻,他却点点头,只说了一个字。

“好!”

随着他口中这个好字说出的一瞬间,他直接挪开了举在元幽头顶上仍然有些僵硬的手。

紧接着,他又脱掉了那身裹在元幽身上的黑色衣裳。

元幽终于彻底暴露在光明之下。

在光明之下,他已然虚幻缥缈的身影上立马冒出了淡淡的青烟。

他所剩无几的神魂在燃烧。

然而这种足以让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想象一下都不禁浑身颤抖的神魂之痛,却没有在他此刻那种平静如水的表情中掀起一丝波澜。

他完全伸开了双手。

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神鸟一般。

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轮一直在下沉的红日,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极为满足的微笑。

他的身影越来越虚幻,越来越缥缈。

“萧兄,多谢!”

就在那轮红日将要落下的瞬间,他回过头,最后微笑的看了萧寒一眼。

他的声音刚落。

一阵莫名而起的清风缓缓吹过。

他那已经肉眼难辨的身影合最后一缕青烟,随着他最后的声音一起,消散的无影无踪。

萧寒的目光转向了西边天际。

而这时候,那轮红日已经完全沉了下去,只留下天边那些越发绚丽的云彩。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继续看着只剩云彩的天际边,萧寒缓缓吸了一口气,发出了最后一句感慨。

感慨声落,他伸出一手,分别擦拭了一下左右两边早已湿润的眼角。

他缓缓转身,目光极其缓慢的扫视了一遍这片山头的每一个地方,随后他朝着一处最为向阳的位置走去。

走到这处向阳的位置,他蹲下身子,然后对着眼前的地面用力砸了一拳。

眼前的地面立马凹陷出一个数尺多深的拳洞。

下一刻,他从怀中摸出一只精致的玉瓶。

盯着手中这只玉瓶看了好长一会儿之后,他将其缓缓放入身前这个刚刚砸出的拳洞之中,并用一旁的泥土将玉瓶埋好。

没错,这只玉瓶正是白天之际,元幽藏身的那只玉净瓶。

完全将拳洞填满之后,他又劈了一块石碑,立在刚才掩埋玉瓶的前方。

石碑上刻着“仁兄元幽”的字样。

做完这一切,他直接席地坐下,神情复杂的看着身前的石碑。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起身。

因为这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十多道强大的气息正在飞速靠近。

不过他并不惊慌。

他已经猜测到这十多道强大气息的身份。

果不其然,数息时间过后,实力最强的寒素和闲云真人首先发现了他,并落在了他的左右两边。

随后其他身影相继落下。

看到他确实没有性命之忧,一行人心中那颗一直悬着的心,这才终于放下。

看着突然如释重负的众人,萧寒的心中却非常不是滋味,他缓缓躬身,歉然的对着在场众人深深一礼,道:“让诸位忧心了。”

众人齐齐还了一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