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诸天从孪生天眼孔雀开始 > 第八章 王大

第八章 王大


  哐当!

  沈维磕飞侧面砍过来朴刀,身形往后一掠,躲开斫向自己肚腹的一击,朴刀左竖挡住何三求的戈矛。

  何三求眼中精芒爆闪,心道这捕快要上钩了,一扭手上戈矛,戈矛上倒生的尖刺便锁住了沈维的朴刀。

  沈维双手持着刀柄奋劲一搓,朴刀旋转起来,只听当当当三声,何三求戈矛便被格开。何三求急欲抽矛再刺,沈维左手一把抓住何三求戈矛,“你给我过来吧。”

  又是好似霹雳的一声吼,何三求只觉得手中戈矛几乎无法把持,身子登时跟着戈矛噔噔噔前进三步。

  沈维抓住机会,朴刀斜剁而出。

  旁边散兵一递手中哨棍,朴刀剁在哨棍上,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可见沈维这一式已经抱了必杀之心,可惜一击未中。何三求捡回一命,右脚踢向沈维手腕。

  无奈撒开戈矛,哗啦一声,沈维只觉的脊颈背一阵钻心刺痛。

  回头一看,一个持着短剑的散兵,正甩去剑上鲜血,出手真是毒辣。

  一股邪意气息长虫似的攀上沈维脊颈背,嗖的一声钻入沈维伤口内。

  沈维眉心内雷霆大作,“妖邪?”

  不对劲,这些散兵只是普通武夫,但这种邪恶气息从哪儿而来?

  沈维调动内心雷霆噬灭这股邪意气息。

  对了,这气息与破庙里遇见那只僵尸的气息有八九成相似。

  何三求心中亦是一阵苦涩,堂堂百夫长先成散兵游勇不说,后被妖邪拿住。

  每逢夜晚就要出来劫人拿口的为拿妖邪寻求血食,如若不然就得奉上自身精气供它吮吸。

  第一次被那妖邪吮吸的时候,何三求感觉自己这几十年的武艺打磨的精血都损失了大半。

  手下那些兄弟更不必说,一次吮吸之下就几乎命丧当场。

  何三求强稳心神,却看见那高大的捕快收了朴刀,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些什么。

  好机会,拿住了你,说不得能抵得上三四个寻常男子。

  一挽手中戈矛,悍然杀向沈维。

  沈维纳刀入鞘,心神沉入雷府,调动雷霆之力容纳己身,背后孔雀虚影昂头鸣叫。

  【掸邦拳术发动,守护灵之力发动。】

  耳朵里传来天眼孔雀的声音,沈维闻声而动,高大身躯有如老猿飞枝,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短剑游勇。

  游勇一点不怵,短剑带着破空之声直捅沈维面门。

  雷霆加身的沈维反应速度极快,短剑未到,先行一步闪开短剑,还未趁机发难,后背何三求戈矛刺来,破空之声听得沈维心头警兆大作。

  空中拧腰,侧着身子,沈维捉住短剑游勇的手腕,把短剑游勇当做盾牌抵在身前,雷霆已经漫上短剑游勇全身,短剑游勇好似被搭了电线,浑身颤抖好若筛糠,嘴里嘞嘞嘞嘞声不绝。

  何三求戈矛招式已老,来不及收招,短剑游勇尽数吃下何三求矛影,噗噗噗的几声,好似个破麻袋飞出老远。

  “马车下有人!”短剑游勇撞在官道两旁的树上,落下时正好看见马车下匿藏着的齐靖与王大二人。

  何三求心中一定,既然有人就好办了,抢了人赶紧跑,这鬼面捕快实在扎手,当即一挥手,就有三个人围上马车。

  沈维心中暗道不好,想去支援,但又被散兵围住,一时间脱不了战。那三个持着长短兵器的游勇快步接近马车,只见一道人影倏地从马车地下钻出。

  手中常见精光大作,宛若匹练,瞬间抹了离马车最近的游勇的脖子,鲜血滋的一声溅出老高。

  齐靖挽了个剑花,甩去剑上血珠,站在马车旁。

  嚯,这小妮子可以啊。自己居然看走眼了。

  沈维格开砍向自己的刀剑,大步直迈追向何三求。

  何三求见齐靖一出手便斩了自己一名手下,心中怒意大盛,跃起身来,戈矛直冲齐靖而来。身边两名游勇随着何三求一齐发难,齐靖身子柔软辗转腾挪又极为麻利,游勇二人的行伍把式一时间还真奈何不了齐靖。

  一片黑影袭来,遮蔽了大片月光,正是那跃在半空中的何三求,何三求手中戈矛直取齐靖脖颈,想来是下了杀心。

  齐靖不慌不忙,手中长剑拦住戈矛行进路线,强行将其抬歪,身子一扭抽出剑来。

  当下便是叮叮当当的反击,齐靖剑速飞快,何三求手中矛影亦不停歇,一时之间二人已经走了不下二十招,齐靖剑法虽然精妙,但毕竟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家,气力自然不能与行伍出身的何三求比对。

  何三求戈矛一锁,齐靖当下便觉糟糕。

  “大意了!缠斗这多时,我已然中了圈套。”无奈也无可奈何,手中长剑已被何三求戈矛锁飞。

  长剑咻咻咻在空中转了几转,直愣愣插在地上。

  何三求戈矛得利不饶人,手中长矛宛若出穴灵蛇,攀向齐靖咽喉。

  “小姐小心。”王大一拉齐靖自身与之换了个位置,戈矛瞬间锁过王大咽喉,鲜血顿时喷了出来。王大口中咯咯作响,逆行的鲜血涌出口鼻,空气自咽喉创口压了进去。

  王大顿时气绝,身体扑倒在地。

  齐靖一阵失神:想起自己年幼时,可活动范围就是后院。她的全世界仿佛就是这么大,世界尽头便是那自己无法越过的高墙。每日除了那学不尽的琴棋书画便是那女工礼仪,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王大给父亲赶车回来,偷摸的给自己捎上的小玩意儿。

  有时一串糖葫芦,有的时候是一串做工虽不甚精巧的珠钗,她最为期待的是那瀚海斋的话本小说了。

  书中那些英雄豪杰都敢于抗争命运……。

  可以说,这王大在某些程度上于自己来说,是兄长一般的存在。

  如今自己被逼婚,府中也只有王大敢听命带自己跑出来。

  可是,可是,可是,现在却因为自己的莽撞与冒失,让王大丢了性命。

  齐靖心中悔恨涌上心头,抢身滑步直踢何三求下盘,何三求避犹不及好似猿猴一般攀上自己的戈矛。

  逼开何三求,齐靖抓起长剑,不管不顾直接抢攻。

  何三求原地闪转腾挪,戈矛却不再攻出,只是防守,只见他抖出矛影,暂时逼退齐靖。

  手中戈矛一抖,王大的尸身就被何三求背在背上,撮唇长啸一声,散兵们聚在一起,脱开战团,各自逃跑。

  “妈的!把王大还给我!”

  齐靖怒意翻腾,泪水汩汩而流,当下展开步伐就要追上去。

  “等等!穷寇莫追,再说你一个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沈维拦下齐靖,张口说道。

  “呜呜呜!”齐靖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扔了长剑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都怪我,都怪我!”呜咽之声伴着齐靖的自责,听得沈维心中也是一酸。

  “好了好了。咱们还有机会给你家车夫报仇,你看!”

  沈维一指树下昏迷的短剑游勇,说道。

  “对!我杀了这个狗东西,先给王大拉个垫背的。”

  齐靖一咬银牙,泪水顺着英目流到腮上,只是齐靖此时也管不得这些了,抓起长剑就向短剑游勇走了过去。

  “诶诶诶!先别杀他,你杀了他咱们怎么找到那个用戈矛的?”

  沈维拦住齐靖,“你先擦擦泪水。我以邯郸城捕快的身份向你保证,我一定帮你报仇!”

  摘下面具,沈维将马车赶到一边。

  刚才铺天盖地的没羽箭直接打死一匹马,这下好了,双马驾车变成老哥独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