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诸天从孪生天眼孔雀开始 > 第十六章 苏醒

第十六章 苏醒


  一个月后。

  茅山雷部一脉造化峰。

  这是一片人工开辟出来的山头,正对着连峰梯的是雷部一脉的大殿——飞雷宫,飞雷宫的后面就是一排排供弟子们居住的厢房,而厢房再往后就是一大片农田,上头种着各式各样的时蔬以及瓜果。

  身着一身宽大道袍的齐婧儿叼着草根坐在田埂边上,望着远处阳光照耀下来的斑驳光影出神。

  “叮!”

  一声清脆的铜磬声从飞雷宫里传了出来,弟子们营营嗡嗡做早课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便是收拾东西、互相交谈的声音传了出来,一时间颇为嘈杂。

  齐婧儿甫一听见铜磬的声音,立刻“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草根,捞起道袍就向飞雷宫后门口跑去。

  刚到飞雷宫后门口就见玄胤道长走了出来,齐婧儿吓得一居灵,扭头就要跑。

  “婧真!”

  玄胤道长快步走下台阶,张口叫住齐婧儿,大家都知道当父母叫咱们大名的时候往往要倒霉,而玄胤道长叫的正是齐婧儿的道号——婧真。

  “师……师父!”

  仿佛打了个冷战,齐婧儿转过神来,一脸苦胆色。

  “又把早课逃了!我说今天没见到你打瞌睡的样子。”

  “因为无聊嘛!”

  齐婧儿撅着嘴撇过头去。

  “这些都是平日需要勤加诵咏的东西,不跟天上那些老家伙们搞好关系,万一开坛做法,人家不理你怎么办?”

  玄胤道长苦口婆心说道。

  “那就跑!法坛也不要了!反正有师傅您嘛。”

  齐婧儿一脸光棍相,打不过就跑这是瀚海斎话本里说的,正所谓天下没有吃亏的英雄,还所谓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哈哈!你这野丫头。”玄胤道长揉了揉齐婧儿的小脑袋瓜儿,溺爱之色溢于言表。

  二人边说边走,不多时就到了那厢房门口,吱呀一声,齐婧儿推开房门,让玄胤道长先进去。

  这厢房是个不足五平米的长方形单人间,正对房门是一张特制的很是宽大的竹床,门口右边摆放着桌椅以及个不大不小的枣红色柜子,柜子上头放着沈维的朱红色酒葫芦。

  床上,头朝门躺着的正是生死不知的沈维。

  玄胤道长坐在床沿上,掀开沈维身上的被子,捉出手腕放在腿上,搭了上去。

  齐婧儿眼巴巴的看着正在诊脉的玄胤道长,只见玄胤道长黑脸上一阵凝重,顿时大气也不敢喘。

  “师父……飞猩他?”

  玄胤道长放平沈维的手腕,盖好被子,冲着齐婧儿摇了摇头。

  “为师也探查过他的雷府,雷府宽大而韧性极佳。按理来说,那天雷虽然霸道,但也不会让他受损如此之重。”

  玄胤道长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出了口长气,好似有想起了什么一般嘬了嘬牙花子。

  “按理说,早该醒了才对。而且,你看他周身伤势早已经痊愈。”

  “师父,您说,飞猩他会不会跟瀚海斎的话本里说的那样?”

  齐婧儿皱起眉头发问。

  “哪样?”

  玄胤道长也皱起眉头问道。

  “神魂俱……?”

  这三个字一出口也吓了齐婧儿自己一跳,她慌张的好像小兔子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没让最后一个字蹦出来。

  “呸呸呸!百无禁忌!”

  齐婧儿捂着嘴巴说完,这才放下手掌,低眉耷拉眼的看向玄胤道长。

  “嗨。说不定明天就醒来了,想这许多作甚。”玄胤道长一撩杏黄道袍衣摆,起身出了厢房。

  就连齐婧儿这种脱线性格,此时也看出了玄胤道长身上那股浓郁至极的疲惫感。

  新收的大徒弟,本想授以衣钵道统,可谁知遭此大祸,成为那会呼气会吐气的活死人。

  此时,天地间不知何处。

  天色极为昏暗,浓厚到极致的雷云在空中彼此摩擦,其中无数雷浆随生随灭,那积攒得多了的雷浆就化为雷霆劈入大海当中。

  轰隆巨响不说,还把海洋中的巨浪劈的更为凶猛。

  天威难测。

  沈维正坐在一叶儿小舟里打着坐,只见他眉目紧闭,双唇哆哆嗦嗦的嗫嚅着什么。

  周围巨涛怒浪好似狠极了这叶儿小舟,不停地拍打过来,却又被不知名力量阻在一旁,化作汩汩流水流下。

  怒浪十分不服气,积攒起力气,准备再次拍击,正当这时,沈维睁开双眼。

  天地之间瞬间惠风和畅,雷云也被拨开,大海也归于平静,消失已久的太阳也终于放出光亮。

  沈维用力眨了眨眼,终于适应这里的光线,耳朵里的嘈杂声音也终于退去,就听见:

  臭胖子!

  臭猩猩!

  臭胖子!

  臭猩猩!

  抬起头来,沈维望了望门口那里,一个瘦弱的背影坐在门槛上,正对着手里的一把野花撒气。

  沈维缓缓坐起身来,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左眼——

  算了。

  没了就没了吧,又赶紧摸了一把自己最为重要的地方。

  无声长出一口气,幸好还在。

  感受着雷府与自身肉体更胜之前的强大,沈维心想,莫不成老子还有赛亚人血统?

  只要不在濒死里死去,活过来就能更强?

  然而沈维不知道的是,为了给他治伤,玄胤道长几乎用尽了造化峰上所有灵药,甚至还以自身雷法催生出许多不知名灵药,来供沈维恢复。

  沈维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宽大道袍,笑了笑,活着的感觉真不错,随即蹑手蹑脚的朝瘦小身影走过去,他听声音就知道坐在那儿的是齐大小姐。

  嗖的一下,沈维双手捂住了齐婧儿双眼,“你猜我是谁!”

  齐婧儿眼前一黑就听见有人说话,当即一恼,扒拉开沈维的双手。

  “大猩猩你别闹”

  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沈维一眼,指着沈维“啊”的一声尖叫,收回手指又“啊”的一声尖叫,若见了鬼飞也似的跑开了,一边跑一边喊:“师父!师父!大猩猩醒啦!”

  哎呀一声,齐婧儿踩到自己道袍下摆打了个踉跄,停也没停的她抽出道袍下摆扶好歪掉的发簪,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飞雷宫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