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诸天从孪生天眼孔雀开始 > 第四章 鸡腿

第四章 鸡腿


  地涌夫人巨尾自上而下抽来,破空声尖啸刺耳。

  原地化作雷霆转换身形躲开巨尾抽击打,沈维的飞雷神早已炉火纯青。

  可是!

  地涌夫人先他一步挥动爪子,莫名的波动泛起,周围的玄黄二气蓦地凝滞了一下。

  沈维的飞雷神就此被打断,跌在原地,赶紧回头,发现自己刚才飞雷神的落脚点已经被地涌夫人预判。

  落脚点位置生出了一朵儿沾满粘稠痰液的小黄花儿,正是这玩意儿滑倒了自己。

  这大耗子是怎么预判到我的轨迹的?

  沈维一阵纳闷,就算他也可见玄黄二气,但是他是如何预知我用哪一滴雷浆转换身形的。

  不能再用,否则说不定有杀身之祸。

  地涌夫人妖躯速度快过眨眼,一瞬间,左爪带着呼呼风声而出,紧接着右爪掏想沈维肚腹。

  强大的神念与雷霆交织,带来极快的反射神经。

  沈维拧身回旋躲开爪击,连续三刀斫出,悲魔锋利的好似可以切开空气,刷刷刷三声,三根鼠爪飞上了天。

  地涌夫人兽吼一声,爬进洞穴里,消失不见。

  这?

  雷声大雨点儿小啊,还没分出胜负就跑了?

  一想到无底洞里深不见底,沈维连追击的心思都没有。

  三根鼠爪还没落地就变成干枯的小黄花掉在地上,沈维跑出去老远掰下一根树枝,仔细拨弄观察那三根小黄花。

  那小黄花非但没有什么妖气,反而有股纸元宝与香烛的味道。

  奇了怪了。

  沈维从守护灵空间里拿出一只保鲜盒,用树枝拨弄着,把沾满粘液的还有这几根小黄花装入其中。

  得,这回驴湖也别去了,马上天亮了,赶紧回家吧。

  要不然便宜老舅问起来没法儿较交代,任务录像提到过,这沈天霸每天早上起的很早,背书读书。

  细细辨认出方向,沈维迈开步子往家走去。

  傍天蒙蒙亮的时候,沈维才走到孟庄村外,起初沈维并不认得路,只是凭着大概方向往回走,走的近了方根据背景故事辨认出路来,走到了孟庄村外。

  要说起这孟庄村,可是附近有名的富村。

  孟庄村左右皆不与别的村落相连,最近的村落离孟庄村也有二十里的路。

  偏偏这孟庄村里头又多那些勤劳之辈,附近的荒地早就开垦的七七八八了,再去做些个小买卖,给地主家打打零工。

  这村子里的人竟然也过得有声有色。

  前面一个极为熟悉的人影好似着魔又好似中了鬼打墙一般,在原地转圈。

  嘿!

  那不是自己个的便宜老舅沈天霸吗?

  沈维快步走过去,到了跟前才发现不对——

  老头小眼儿紧闭,脖颈子上一道撕咬出来的伤口,嫩肉外翻像张大嘴,也不见血液流出来。

  对襟的棉袄也烂成布条子挂在身上,胸腔整个被撕开,腹腔内空空如也,五脏六腑不见踪影。

  脚下是用鲜血走出来的血环,想来是边走边流血,那血液顺着腿灌满了鞋窠,流到地上导致的。

  布条子挂着的口袋里不知道什么物器随着走动哗啦作响,发出玲玲的脆响声。

  数据视觉也“适时”地给出了信息——

  姓名:沈天霸

  年龄:47

  状态:五脏六腑丢失、七魄离体、濒死

  废话,不用你说我也看的出来。

  看着仍兀自绕圈的老头儿,沈维只觉得无名火起窜透五脏六腑,一定是那夷人鬼子干的好事儿。

  说什么请我舅舅出去吃饭,实际上取了他五脏六腑,吓跑了七魄……

  一定是这样,这该死的夷人鬼子。

  口袋里什么玩意儿响?

  沈维一愣,伸手想去摸摸那口袋里藏着什么,手刚伸出去又收了回来。

  万一再把他三魂也吓走怎么办?

  【爸爸。你用雷霆把他的三魂束缚在体内,可以延缓他的死期。】

  守护灵小羽说道。

  沈维觉得有道理,鼓动极其微弱的雷霆攀附在自己手臂上,轻拍沈天霸肩膀,滋啦作响的雷霆瞬间缠绕住沈天霸的三魂。

  沈天霸像个没气儿的白切鸡,直愣愣摔倒在地上。

  沈维解下内里的棉袄给沈天霸围裹上,抱起其瘦弱的躯体,就要往回走。

  啪嗒一声。

  一只沾满泥土的鸡腿掉在地上。

  这世界给自己安排的“人设”里有一条:喜欢吃鸡腿,但是舅甥俩的日子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别说鸡腿了,背景故事里说,俩人有那么几年是一点儿油荤都没开过的。

  “哎呀。那能人异士满座的场合也去偷鸡腿,人家怎么看不出来?估计你这臭老头又要让人看瘪了。”

  沈维想起了自己的亲舅舅,黑瘦瘦的小老头,每每喝多了之后就喜欢跟自己高谈阔论,屈下腿捡起鸡腿在身上蹭蹭便塞进嘴里。

  运起脚步,沈维飞也似的往家里奔去。

  不多时,自家的院落出现在远处,沈维一跃,抱着沈天霸越过院子外的泥土外墙。

  咣当一脚,沈维踹开门。

  把沈天霸放到左肩膀上,沈维右手从炕上抽出一条褥子,把瘦弱的老头子放在褥子上,躺平。

  甫一躺平,哗啦啦几声,若干黄鱼银元就从沈天霸口袋里掉了出来。

  “鬼气?”

  沈维拿起一根金条,上面充盈的凶猛鬼气在大白天的仍是吞吐不停。

  “十六两的金条,可兑换世界碎片20片。”

  世界的提示音传来,沈维头一次听说,这壶中界里银钱也能换成世界碎片。

  想来也对,自己在茅山副本里也没接触过价值如此之高的银钱。

  不过这金条上的鬼气是哪儿来的?

  “三爷,咱该开帐子啦。”

  门口传来说话的声音,正是昨天的玩儿闹赵龙的声音。

  脚步声由远及近,沈维赶紧把铺盖给老头儿盖好,要让这俩碎嘴子知道沈天霸这事儿,明儿个别的说书的就该说沈天霸的事儿了。

  不多时赵龙李虎二人就出现在门口。

  “哟。小三爷也醒着呐?赶紧把老三爷叫起来吧,该说书去了。”

  李虎被板凳拍碎的下巴还没好,也不长记性,开口哄哄道。

  “我舅舅昨天喝酒染了风寒,今儿个就不去了。”

  沈维独眼扫过二人说道。

  “嘿?那还行,这撂地的买卖。他不说书,我们哥俩找谁吃饭且啊?”

  赵龙眼珠一翻说道。

  过去的这撂地的买卖,得有玩儿闹给看着场子,不然别的玩儿闹就会来闹事儿,看似玩儿闹跟做买卖的合作。

  实际上,这一天所得的利润,玩儿闹要分走七成,做买卖的才拿三成。

  不给不行,不给的话,玩儿闹们就先化身捣乱的,搅和个一礼拜再说别的。

  看似合作,实际上不过是一种畸形的寄生罢了。

  脑袋上拴着白布挂下巴的李虎小眼儿瞄到了沈维手里的大黄鱼,胳膊肘立刻捅了捅李龙,示意他往这边儿看。

  李龙翻着看天的白眼儿转过来,看见沈维手里的大黄鱼顿时直了眼。

  “小三爷。今儿老三也不说书也行,你手里这玩意儿就抵了今儿的收益吧。”

  李龙好似中邪一般目不斜视说道。

  沈维冷笑两声:“想要?有命拿吗?”

  “嘿。你这丫头养的。”

  赵虎从裤腰上拔出匕首,直捅沈维肚子。

  沈维双手撑着炕沿儿,右脚带着风雷之势踢中赵虎手腕子。

  咔嚓一声,赵虎手腕子应声而折,锐利的断骨刺破皮肤支棱在外头。

  “哎呦!”

  赵虎惨呼,沈维双手一撑炕沿儿,突然出现在赵龙面前,反手一巴掌手背抽在赵龙下巴颏子上,赵龙两眼一翻不省人事。

  我让你跟我玩儿眼神。

  居高临下瞪着赵虎,沈维递出手里的大黄鱼:“还要吗?”

  赵虎脸色就像吃了一碗苍蝇一般难看,摇摇大脑袋:“不敢。不敢。小三爷,您大人不记小人……。”

  “滚,胆敢再来。看下你的狗头。”

  沈维扫了赵虎一眼,坐在炕沿儿上说道。

  “对了。带着你的好兄弟一起滚。”

  赵虎一边点头哈腰的应承,一边用完好的手腕子拉着李龙出了门。

  沈维把所有的黄鱼银鱼用自身雷霆摩挲一遍,磨灭了上面的鬼气,藏进被窝垛里头,只留下手中这一只作为线索。

  “那夷人鬼子爱马仕一定知道点儿什么,线索如今也只剩这一条,不如去那得福楼搞搞小动静。看看能不能把他吸引出来。”

  沈维暗自思忖,回头看了一眼死人一般的沈天霸,心中一烦,出了门。

  得福楼门口。

  “哎哎哎。你干吗?我说你到底干吗?”

  得福楼的小二见沈维一身平民服饰,也不言语就往里闯,赶紧拦下他。

  “吃饭。干吗?”

  沈维独眼扫了小二一眼,小二被看了个激灵,仍强壮胆子:“你吃吗?介儿可不卖折箩。你要吃折箩,你得去……。”

  “啪!”

  沈维一巴掌把小二抽得原地转了三圈,掏出袖子里的大黄鱼,递到小二面门前。

  “认识这是吗吗?”

  沈维趾高气昂说道,暴发户气质顿现无疑。

  小二赶紧把嘴里的血跟断掉的门牙咽到肚子里,喜笑颜开露出缺牙的笑容。

  一脸滑稽装腔作势道:“这位爷楼上请。”

  说罢,就甩着抹布带沈维上楼。

  “狗眼看人低,你才吃折箩呢!”

  沈维啐了一口,毫无形象骂道。

  “对对对。这位爷您说的是。”

  小二把沈维带到了二楼靠窗的位置,从这人可以俯瞰楼下全部景色。

  “这位爷,您看这地儿您满意吗?”

  小二一遍擦着桌子,也不顾嘴角流下的血液,强颜欢笑道。

  沈维独眼扫到楼梯口,看着刚刚走上来的爱马仕一阵冷笑。

  “满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