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诸天从孪生天眼孔雀开始 > 第七章 三天后

第七章 三天后


    【专精:掸邦战法获得1%专精度,当前专精42%。任务三已经完成,获得世界推演度20%,世界碎片17片。爸爸可以选择回归也可以继续停留哦。】

  看来强运技能是有几率发动,而隐藏任务是可以次次发动的。

  不过眼下还是解决正向自己走来的地涌夫人才是正事儿。

  沈维心里嘀嘀咕咕,严阵以待看着地涌夫人,心想我看你这女妖、妖女搞出个什么花样来。

  “哈哈哈。小孩儿你不要太紧张,我只是看这儿玩意儿不顺眼才帮你一把。”

  地涌夫人豪放至极的一笑说道。

  “你杀掉的那只东西是闹坑龙的姘头。估计他最近会找上你吧。别怕,到时候我帮你。”

  “等等。闹坑龙不是被大义河神杀了吗?”

  沈维纳闷开口问道。

  远处的爱马仕收起三道鬼影也走了过来。

  一提到大义河神几个字,地涌夫人脸上登时一片狰狞,不过随即恢复正常。

  “说书的话你也信?郭德友是杀了脏水龙那个臭坑里的泥鳅,但也被脏水龙打伤,没能杀得了闹坑龙。”

  地涌夫人用手一扇,将地面上散落的残肢碎片统统扫进爱马仕长矛炸出的大坑里,又一挥手,用地面上的新土将大坑掩埋。

  “不过闹坑龙也被郭德友打伤了。”

  地涌夫人又补充了一句,这时沈维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那你昨夜为什么……?”

  爱马仕一听昨夜便把耳朵竖了起来,心中波涛翻荡不已:“小三爷就是厉害!女妖怪都敢下手。”

  “我昨天也里跟闹坑龙比划了一场,结果中了他一些阴损招数。”

  把鬓角的碎发揽到耳朵后面,地涌夫人说道。

  “你这傻孩子又莫名其妙往我洞口里扔石头,我以为是闹坑龙追过来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怪不得自己往洞口里扔个石头子,这老妖婆都要追出去看看。

  “那是我错怪夫人了。”

  沈维嘴上赔了一句不是,心中仍然不是很相信这怪物。

  如果她是个良善之辈,那隐藏任务怎么会叫自己去杀他,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

  可是任务只是任务,他只是个工具,也无分善恶,看来后面的事情还要细细调查一番。

  “谢过地涌夫人助拳,我跟爱马仕老弟还要回去看看我舅舅。咱们就此别过吧。”

  沈维冲地涌夫人一打拱,拉着爱马仕转身就走。

  地涌夫人莫名一笑,化作妖身站在地面上逐渐下沉,不多时就已消失不见。

  三天后。

  无数光怪陆离的场景好似梦幻泡影一般消失,眼睛逐渐感觉到光亮,沈天霸睁开双眼。

  喉咙干涩得好似被火筷子通了几个来回,干涸的嘴巴哆哆嗦嗦半天才吐出一个字儿:“水。”

  爱马仕快步走了过来,倒了碗水凑近了沈天霸嘴边。

  沈天霸噗噜噗噜喝了好几口,只觉得汩汩清流滋润了五脏六腑。

  “舅舅。感觉如何?”

  沈天霸这才茫然的往旁边看了看,只见旁边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思考了有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外甥,这里是自己的家而给自己喂水的是爱马仕先生。

  挣扎着想起来,沈天霸只觉得自脖子往下,一股剧痛直窜而下,疼到尾巴根儿。

  “哎呦。我这是恁么的了?怎么这么疼?”

  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天霸只觉得疼痛难忍。

  “哈哈。老舅,你真忘了你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维戏谑道。

  沈天霸摇了摇头,眼神茫然的看了一会儿屋中的大梁,这才说道:“我只记得好多银钱啊。我就拼命的往我自己个口袋里装。然后就啥也不记得了。”

  “没错啊,舅舅。“

  沈维坐在炕沿儿上,拿起水碗自己灌了一口。

  “您让鬼迷了,钱是真钱没错,也是买您命的钱。下回,有这便宜别占,明白吗?要不是我们哥俩儿,您就只能吹灯拔蜡了。”

  “混……混账,你跟谁是哥俩儿。爱马仕先生是有大理念的。”

  沈天霸哆哆嗦嗦说道。

  “老三爷。您也别恼沈维,这事儿确实是我办的不对啦。”

  爱马仕凑了过来,在沈天霸旁边说道。

  “爱马仕先生没错。”

  沈天霸嗫嚅着,不多时,又极为困倦的睡了过去。

  爱马仕给沈天霸重新按了一副五脏六腑,按照他的说法,五脏六腑是买的那些真正该杀头的人的。

  那其中有几人又是武艺极为舒达的练家子犯了事儿,被抓捕抄斩。

  爱马仕用银钱安抚了家人,才买回五脏六腑给沈天霸换上。

  老三爷用了他们的器官更是有他们几分武艺根基,延年益寿是不成问题的。

  通过这几日的交往,沈维也逐渐对爱马仕有了个较为深入的了解。

  这人说是个传教士都委屈他了,他既不传教也不是什么传教士。

  他是土生土长在津口宝坻县的夷人鬼子,他父亲早先年通商过来就一直没走,娶了个本地媳妇儿成家立业。

  根本不想走好吗?

  但是,最近这十数年以来。

  朝廷轻兵黩武大肆征战四方,自己老巢又是造反起义又是邪门儿宗教闹事儿。

  俗话说的话,攘外必先安内。

  后院儿天天着火,你说这打仗能胜利的了吗?

  一来二去之下,原本强盛的国民经济与综合国力直线下降。

  直到最近这几年,这朝廷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弱,大家还没造反,真是个天大的奇迹。

  而爱马仕正是抱着救国救民的思想,才从老家宝坻出来,寻觅志同道合的朋友。

  巧了。

  他就听说三不管里有个说书先生,借着神鬼妖魔的故事来传达自己的思想。

  这说书的先生就是沈天霸,沈天霸出生的年月极为艰苦,正是荒年。

  父母又死的早,如果不是姐姐嫁给了个当地大户做妾,说不定他沈天霸早也就饿死了。

  可没等沈天霸得到姐姐的助拳,姐姐难产死了,只留下个小外甥。

  小外甥还没长大成人,姐夫也死了,大户也破落了。

  这抚养孩子的己任就落到了沈天霸自己身上,他自己当时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吃了上顿没下顿是常有的事。

  直到拜了津口有名的说书先生蒋炎君为师,跟师傅学习,有了谋生的手段,这日子才逐渐好转。

  也正是拜了师傅,通过师傅学习到了新派的思想,明白国家积贫积弱最后只能沦为鱼肉。

  于是,便开始在自己说的书里传达着自己的理念,可惜知者甚少啊。

  “所以说,爱马仕,你这制造圣痕是家传的了喽?”

  “嗨。小三爷别开玩笑了,这玩意儿哪儿有家传的……”

  爱马仕滋儿一口喝干酒盅里的酒。

  沈维从盛满热水的玩盆里拿出酒壶,又给爱马仕满上了。

  “你看你喝多了说胡话是不是。你说你的本事不是家传的,你又没出过咱们后清国,你本事打哪儿学的?”

  爱马仕扯下烧鸡的鸡腿,撕咬一口,毫无形象边吃边说道:“我索是桑帝在梦里告诉我的,你信吗?”

  “桑帝?有这么一号人物吗?”

  沈维纳闷也端起手里的酒盅一饮而尽。

  “上帝。”

  “什么?神授的?”

  爱马仕点点头,又咬了一口鸡腿,说道:“对。他让我在咱们后清国宣扬他的宗教。让我成为他的牧羊人。”

  看来这爱马仕一定是信了上帝了,不然怎么能调用上帝的力量体系,而且还是个狂信徒呢。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信上帝。”

  爱马仕眼神一淡说道。

  “那你还是狂信徒?”

  沈维惊道。

  “还老抽自己个?”

  “狂信徒是装的,催眠自己得来的。”

  沈维从一个这个时代的人嘴里听到催眠两个字,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时间错乱之感。

  就好像听猴子说英语那么荒唐。

  “行吧,走一个。不管怎么说,你的力量也着实让我惊讶。那金矛爆炸竟有如此威力。”

  沈维和爱马仕一碰手里酒杯,一饮而尽。

  “威力还不是最强的。因为上帝在这里的信众太少了,我能抽借的力量也很少。”

  爱马仕往嘴里扔了个花生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你还能变成十二翼的战斗天使不成?”

  沈维一阵目瞪口呆。

  “可以。只要信仰足够多。”

  爱马仕点了点头。

  沈维差点把嘴里的羊骨头吐到爱马仕脸上。

  还真能变啊。

  这也太顶了。

  “但是,要是变成十二翼的战斗天使,我估计我自己催眠来的狂信也撑不住了。到时候只怕是变成真正的狂信徒了。”

  爱马仕放下酒杯,顿了顿,继续说:“我在我父亲的书籍看过,那些十二翼的战斗天使都是极为强大的,如果想要进阶为十二翼的战斗天使,需要的信仰说不定比这一个国家的人民还要多。那书里说过,那些战斗天使会穿破空间的障壁去别的世界传播信仰,来割取信仰的伟力,作为力量。”

  这也太吓人了,战斗天使还能打破空间障壁。

  难不成,自己那个原生世界里的小说漫画里的天使们都是存在的?

  不过倒也无所谓,自己在那个原生世界里都被压制成狗。

  更别说那些强悍的十二翼天使了。

  再说了,跟我有啥关系。

  沈维当即端起酒杯跟爱马仕碰了个杯——

  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