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诸天从孪生天眼孔雀开始 > 第十章 屠龙

第十章 屠龙


    地涌夫人鼠吻咬住悲魔不住的摩擦,利齿刮蹭刀刃的声音令人牙酸。

  黏稠的龙血活物钻入地涌夫人表皮鼓起一道道的粗壮支脉,鲜血混着突起的血管令人不寒而栗。

  【守护灵之力发动!雷霆加身!】

  孔雀们传来最大的助力,雷属性亲和配合一炁雷机早就了现如今的雷霆加身,沈维甚至不用刻意去调动遍布全身的雷霆,雷霆也可以依照沈维心意去行使意愿。

  “老妖婆,枉我信任你!”

  还是太年轻,居然会信任妖怪。

  岂不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沈维左手持刀,右手携着雷霆拍在悲魔之上,雷霆强大的传导性配合悲魔的锋利度使得悲魔逐渐切入地涌夫人口齿之中。

  地涌夫人坚持不住,撤开口齿喷出粘痰附着悲魔之上,粘痰甫一粘上悲魔瞬间将其包裹起来。

  沈维频甩悲魔将粘痰甩掉,斜捏着刀刃口朝上摆在左手虎口里,摆出掸邦战法进攻架势。

  “我必杀你,以你之血祭我长刀。”

  沈维身上泛起无形杀意,阴冷气息从面具下的独眼中溢出。

  地涌夫人周身龙血逐渐吸收完全,气势频频高涨,看来龙血增长了她的道行。

  嗷!

  地涌夫人扑了过来也不讲究战法,就是妖怪野兽之间常用的爪子抓挠与巨口撕咬。

  仗着悲魔锐利,沈维逐渐抢攻,刀尖频频与锐爪相接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噗呲!

  长刀悲魔抓住机会刺穿地涌夫人右爪,沈维趁机猱身而上,双脚踩住地涌夫人脑袋依靠自身力量压倒地涌夫人。

  把地涌夫人右爪钉在地上,沈维踩住了地涌夫人的左爪,口中吒雷酝酿——

  敕!

  碗口粗的金色雷霆直喷地涌夫人长吻鼠面,发出真真焦糊的恶臭味。

  地涌夫人一只眼睛以被雷霆灼瞎,焦糊的眼眶溢出汩汩鲜血,双脚爪不断踢蹬。

  一炁雷机吸收逐渐缓慢下来,无力再释放吒雷,周身遍布的雷霆也逐渐衰弱。

  地涌夫人抽拖不出自己的右爪,侧起脑袋一口将之咬断,鲜血以及断爪化作朵朵小黄花随风摇曳。

  “切!地涌金莲让你弄成了地涌黄花菜!看死!”

  沈维一甩悲魔,悲魔器灵发生嗡嗡的鸣叫之声,锐利刀身搂头便斫。

  地涌夫人口吐黄花挡住悲魔,身形一矮兽爬向闹坑龙的尸体。

  用力撕咬着闹坑龙的尸体,地涌夫人周身气势眼见着增强与魔化,遍布长毛的身体竟又长出一层细嫩鳞片。

  悲魔划开空气把地涌夫人从闹坑龙尸体上逼开,沈维一脚把闹坑龙尸体踢向了昏迷的爱马仕和大躺柜那边。

  只是沈维也没看见,闹坑龙的血液逐渐侵染了爱马仕和大躺柜。

  地涌夫人跳到一边巨口中扔咀嚼着闹坑龙的血肉,汩汩鲜血粘黏在她下巴上欲滴未滴,失去的右爪也逐渐生长出来,周身伤痕逐渐痊愈。

  唯独右眼中还残留着沈维的雷霆,沈维见状一乐:“独眼儿龙的滋味怎么样?”

  地涌夫人将闹坑龙血肉全部吃下肚,兽爬扑杀过来,左右双爪频频交叠,恨不得把沈维的脑袋剪上天。

  一炁雷机还没回复完全,吒雷、飞雷神也用不来,沈维只能凭借肉体反应,好在大傩十二鬼面·穷奇强化了他的反射神经。

  沈维预料到地涌夫人下一抓的出现时机,左手捉住地涌夫人的爪子,扬起悲魔

  蹭啦!

  悲魔切破地涌夫人新生的鳞片将爪子削了下来。

  地涌夫人吃痛后退,这小子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这不对劲啊?

  不对,是我变弱了。

  那闹坑龙的血有问题……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吗?”

  一道阴冷声音从地涌夫人脑海里响起,地涌夫人只觉周身一紧,浑身上下好似提线木偶一般胡乱颤抖。

  她只觉周身上下的血液以及妖气统统涌向了脊椎那里,那里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孕育。

  疾控中心告诉过我们,野生动物不能吃,血液更是有可能有不知名病毒。

  看。

  这大耗子精倒了血霉了吧。

  心机算尽。

  沈维哂笑一声,跃起身体一脚踢在地涌夫人长吻鼠面上。

  地涌夫人好似乜傻一般不知抵抗,兀自转了个身。

  悲魔长刀刺入地涌夫人后脖颈,沈维用力劈下去,豁开了地涌夫人后脊颈背。

  噗嚓!

  鲜血喷了出来,沈维抽到快躲,只见地涌夫人那后背里老大个肉团正在跳动。

  “壶民。先别动手,我有好多财宝给你,后清国国库残留的财宝位置我都知道!你们壶民不是都想要财宝……!”

  肉团里闹坑龙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只是他的缓兵之计,他与地涌夫人相互算计多年,这一次假意上当不过是为了吸尽地涌夫人的妖力,在凭借自己瘟疫血液的强大重生。

  沈维默不作声,长刀悲魔直插进肉团与地涌夫人心脏——

  噗嗤!

  血液喷起多老高,地涌夫人与闹坑龙的声音结合在一起:“该死的壶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悲魔向上一挑,人口豁开血肉,地涌夫人的尸体颤抖着摔倒在地,生命力逐渐流失。

  想借着壶民的身份来超脱这一方世界,地涌夫人是如何知晓自己身处壶中界中的小世界的?

  是不是以前有壶民跟他透露过什么信息?

  还是说,某些信息在这些小世界的较强者圈子里已经是共识一般的存在了?

  【专精:掸邦战法获得3%专精度,当前专精45%,需要回到原生世界进行突破任务。任务一已经完成,获得世界推演度33%,世界碎片77片,共有世界推演度53%。】

  【修正!】

  【修正!】

  【修正完成!】

  【专精:掸邦战法获得3%专精度,当前专精45%,由于非壶中界技能,需要回归原始世界进行突破。】

  【任务一已经完成,获得世界推演度33%,世界碎片170片,共有世界推演度53%。】

  【守护灵技能:强运发动。获得世界精华·道具·后清国龙脉图,出售可换取170当量的世界碎片。】

  【爸爸。不要卖,这东西很有用!】

  小烛有些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刚才是她俩强行支撑着自身雷属性亲和与一炁雷机相融合,保证了沈维掸邦战法的威力。

  “龙脉图?”

  沈维揉捏了一下手中的皮卷,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给人一种嫩滑却又很坚韧的感觉。

  【他可以开启后清国宝藏,虽说进去有些困难。但是里面财富惊人!】

  小羽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岂不是跟鹿鼎记里的一样?”

  【不一样。比那个危险多了!】

  行8。

  沈维把后清国龙脉图放进守护灵空间,转身向爱马仕跟大躺柜走去。

  遭了!

  闹坑龙的血液渗进爱马仕身体里了,躺柜下面也渗进去不少,他俩不会像地涌夫人一样也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寄生了吧?

  沈维抓着爱马仕的脖领子狂摇:“爱马仕?爱马仕?你坚持住啊。醒醒啊!”

  见爱马仕没反应,沈维左右开工给了爱马仕一顿大巴掌。

  “……!”

  爱马仕左右脸颊都肿了起来:“小三爷。完事儿了吗?我咋觉得我的脸这么疼!”

  “咳咳。完事儿了。”

  沈维故意侧过脸去,不让爱马仕看见自己的神情。

  什么嘛,没事儿就好。

  沈维打开大躺柜,把沈天霸抬了出来。

  姓名:沈天霸

  年龄:47岁

  状态:龙血

  沈天霸上半身无名女尸啮咬、撕开的伤口、爱马仕手术缝合的伤疤统统愈合了!

  “这?难不成那龙血有强大的恢复能力?”

  “奇怪。”

  沈维食指沾了一点儿龙血,拇指与食指不住的捻动,感受那龙血中强盛的生命力。

  “这些龙血明显和地涌夫人喝下去的龙血不一样。对了,瘟疫血液!感染地涌夫人的是瘟疫血液,而这些应该就是闹坑龙正常的鲜血了。赶紧收起来,说不定还挺有用呢!”

  心里头一阵嘀咕,沈维从守护灵空间拿出朱红色葫芦,灌了满满当当一葫芦的蛟龙血。

  这闹坑龙的尸体沈维可犯了难,按理来说,这龙骨龙血龙筋龙鳞龙肉都是宝贝。

  要不然那地涌夫人也不会处心积虑的哄骗自己,帮忙杀掉闹坑龙了。

  怎么办呢?

  直接收入守护灵空间,那爱马仕会不会有所怀疑?

  沈维望了爱马仕一眼,数据视觉也给出了信息——

  姓名:爱马仕

  年龄:29岁

  状态:脸部被抽肿

  职业:龙血传教士

  信仰:???

  功法:制造龙血圣痕

  啥?

  这货还趁机转了个职?

  还龙血传教士了?

  这没天理了啊。

  我来这世界这么久了,我技能突破还没信儿呢,他怎么可以转职。

  看来刚才抽的轻了。

  “爱马仕。你现在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沈维跟爱马仕说道。

  “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我就是我脸疼。我记着闹坑龙也没抽我嘴巴子啊。”

  沈维指了指闹坑龙的尸体:“行。没事儿就行。你家离这里远不?咱们把这玩意儿搬过去。明天烤了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