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诸天从孪生天眼孔雀开始 > 第十三章 炉渣

第十三章 炉渣


  沈千青扒着窗户蔫不出溜的往外看,心里泛着一丝丝的激动与嗜血的冲动。

  疤道人离手榴弹最近,双耳耳鸣阵阵,真是缺德冲瞎子放炮仗——缺大德了。

  “噌楞!”

  悲魔格开黑衣人的朴刀,沈维一挥悲魔,刃口划过黑衣人的遮脸方巾。

  这人生的阔头阔脸络腮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特征。

  数据视觉适时给出信息——

  姓名:??

  年龄:??

  状态:??

  沈维只想把自己的眼睛掏出来,这什么破技能?

  平常侦查的信息不够用也就算了,这会儿好了,直接全是问号……

  络腮胡大汉劈刀砍来,这一刀完全没有什么精妙,但是却给人一种拦也不是、挡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奇异感觉。

  沈维无奈凑上悲魔横栏这一刀,双刀相接,沈维只觉得一股巨力打悲魔上涌了过来,双臂酸胀不已,身形不住的后退,双脚在地上犁出多老长的印子。

  赶紧望了望其他人,除了西门铁牛游刃有余,其余都有些吃力。

  “真够劲!”

  黑大汉西门铁牛说道,钳子一般铁手箍住黑衣人朴刀刀刃,右掌轻飘飘的贴在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胸口瞬间凹陷下去个手掌印儿,鲜血浸湿透了黑衣人遮掩口鼻的黑色方巾。

  “嘿嘿。看打!”

  西门铁牛又是一掌贴向黑衣人的脑袋瓜。

  黑衣人抽刀也抽不出,躲又躲不开,伸手探进对襟的夜行衣里掏索,又掏索出一枚手榴弹。

  哈哈一笑,西门铁牛临到变招,变掌为刀,削开了黑衣人的脑袋瓜子。

  噗!

  黑衣人的脑袋西瓜般炸开,红的白的炸了一地,尸体倒地。

  铁牛大手一捞,把手榴弹捞在自己手里,箭步冲到疤道人前面,挡住了黑衣人的朴刀。

  疤道人本来眼盲之后就只能依仗听声辨位,刚才的手榴弹爆炸让他的耳膜受了一定的影响,这会儿已经是落了下风。

  “师傅。我来!”

  西门铁牛脚步极稳:三两下就抢占了黑衣人的中位,吃掉了黑衣人的马,黑衣人刀式乱抖,失了马再如何神妙的刀法也失去了根基。

  嘿嘿一笑,西门铁牛直把黑衣人拱了个满怀。

  黑衣人一惊:这老熊罴一样的黑大个要用铁山靠。

  铁牛宸黑衣人刀式已老胸口空门大开,拱肩贴靠靠上黑衣人脖上锁骨。

  咔吧!

  黑衣人不光锁骨破裂,浑身上下的骨头尽数破裂,到底气绝。

  这黑大汉的实力已然登峰造极,举手投足之间就有难以估量的强大威力。

  沈维一刀格开黑衣人——

  敕!

  吒雷轰中黑衣人的胸口,呲啦一声,吒雷透胸而过,这黑衣人也气绝身亡。

  只剩爱马仕了,爱马仕受他父亲的事情影响颇大,迟迟进入不了战斗天使的状态。

  西门铁牛再度加入战团,把手中手榴弹冲最后的黑人丢了过去。

  黑衣人一惊以为是拉开栓的手榴弹,当即侧身翻滚规避。

  西门铁牛怎么会知道手榴弹怎么用,他以为像那霹雳堂火器一样丢出去就管用。

  悲魔直接飞出刺破黑衣人的头颅钉在了地上。

  “呼。”

  沈千青松下一口气,走回床边坐在床沿儿上,也不知道思考些什么。

  沈维拔出悲魔,目光奇怪的盯着这些尸体——

  这些黑衣人怎么回事,境界玄妙,功力强大,但怎的好似一点儿争斗的经验都没有。

  这是因为什么。

  【爸爸小心!】

  小羽的声音突然在脑海里想起。

  沈维想也没想,脚尖点地,退开身形。

  那被沈维扎破脑袋而死的黑衣人身形好像气球一般,越来越大。

  嘭嘭嘭嘭!

  所有黑衣人的尸体统统爆炸开来,炸出来的鲜血咕噜噜的流向一处汇聚起来。

  【爸爸,你千万要小心,这些可能是……炉渣。】

  “炉渣?”

  无数黑衣人们的碎肉渣混合着血液凝聚起来,行成好似肉山模样的肉疙瘩。

  肉疙瘩当中好似有颗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忽然,这颗肉疙瘩果冻一般打地上弹起飞到西门铁牛正上方。

  铁牛大手轮番拍向天空,劲力喷出阻挡肉疙瘩下坠的趋势。

  沈维转换身形飞跃至半空中,悲魔极锐切开肉疙瘩化作两半,沈维落地。

  两片肉疙瘩的切口处都伸出无数肉丝纠缠在一起,一瞬间恢复如初,骨朵一声把西门铁牛裹了起来。

  肉疙瘩瞬间收紧好似一层热塑膜紧贴在西门铁牛身上,无数肉丝顺着西门铁牛身上每一个毛孔钻冷进去。

  “哞!”

  西门铁牛牛嗥一声,身体无限膨大化作一只好险三米多的黑色巨牛。

  “徒儿?”

  疤道人呼唤西门铁牛一声,铁牛巨大牛头回望,双眼血红,牛角低顶向疤道人。

  【爸爸快用雷打他。假壶民还有救,不然就也只能成炉渣了。】

  这句话中很多信息点沈维都没听明白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深入去想的时候了,空中吒雷喷出——

  敕!

  西门铁牛硕大身形急转,牛头硬抗吒雷。

  “哞!”

  又是一声牛嗥,西门铁牛一甩大脑袋,吒雷就带偏了方向射向空中,沈维擎刀硬上一瞬间三道刀影封死西门铁牛全部方向。

  西门铁牛牛角锐利,与悲魔相碰居然毫不逊色,几个回合下来反而是沈维的胳膊酸胀不已。

  【爸爸。快用雷,炉渣最怕雷,沾着一点都必死。】

  小烛说道,沈维赶紧把悲魔收入守护灵空间,鼓动一炁雷机。

  【守护灵之力发动!雷霆加身!】

  沈维转换身形出现在西门铁牛侧边,刺拳携着雷霆打在西门铁牛肚腹之上,孔雀们操控雷霆攀附在他身上。

  西门铁牛好似碰见克星,浑身抖如筛糠——

  哕!

  西门铁牛一抻牛头,吐出一团血肉,瘫到在地上变为人形。

  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是假壶民?”

  沈维在脑海里问道。

  【不太清楚。这人有守护灵,但是却没有爸爸这种能穿越世界的本事,也从来没有做过任务。】

  小烛说道。

  【所以,我俩帮他定为假壶民。因为只有壶民才有守护灵,土著是没有的。】

  小羽也插话说道。

  【而且。这个假壶民的守护灵已经是成长体,比我们这种幼生体厉害不少,不过雷属性天生克制炉渣。】

  【守护灵分为神话种、人种、鬼种、兽种还有幻兽种。这人的守护灵只是最为常见兽种,但是成长体也是很厉害的。爸爸只是占了我们的便宜罢了。】

  “诶!闺女们,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什么叫占了你们的便宜?”

  沈维一边在脑海里跟女儿们对话,一边帮着爱马仕扶起了西门铁牛。

  【就是我们是雷属性神话种,本身对兽种就有压制,同时炉渣又怕累。所以,爸爸完完全全是靠我们赢的。】

  小羽说道。

  沈维也没有什么好的理由反驳这俩丫头,索性不说话了,抬起铁牛的胳膊架着他走进室内。

  爱马仕扑灭篝火堆端着已经冷了的羊肉一起走了进来。

  把铁牛放坐在椅子上,沈天霸也凑了上来,眨巴着小眼儿看来看去。

  “孤坟已经发现咱们了,刚才的炉渣兵或许只是探路。”

  疤道人坐在铁牛旁边说道。

  “炉渣是什么意思?”

  两只孔雀刚才频频提到这个词,但是也没给出具体解释,沈维听见疤道人提起就跟着说道。

  疤道人垂下头颅,摇了摇头。

  房间内随着疤道人的动作一齐沉默起来。

  沈千青也不知道咋回事,只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炉渣……是当年为了提炼异人身体里的奇妙而产生的废弃品。”

  疤道人好似鼓起莫大勇气说道。

  沈维抓住疤道人脖领子,脑门上的青筋都迸了出来:“你们……?我杀了你这贯匪!”

  “小三爷。”

  “三子!”

  爱马仕跟沈天霸赶紧拦住沈维,一左一右抓着沈维的两只胳膊,他二人用尽全力也没拉开沈维铁打一般的胳膊。

  “哼!”

  沈维一把推开疤道人走到疤道人对面的椅子处坐了下来。

  疤道人被沈维推进椅子里,丑陋的脸上说不出的悔意。

  也难怪沈维生气,要知道他就是异人,也就是壶民。

  而且这些举动还催生了一个叫孤坟的组织。

  “铁牛就是我制作的最为成功的一个异人。他能变成牛,也是因为我从那个异人体内抽出了一种奇异的能量,灌进了他的体内。”

  疤道人右手一身,一团能量就出现在手掌上方。

  这股能量给沈维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这是极为纯净的守护灵之力。爸爸。】

  小烛的声音有些颤抖。

  沈维以为她是害怕,可谁知……

  【想吃!】

  噗嗤。

  沈维被女儿气笑了,见众人都看向他,沈维面色一冷摇了摇头。

  【爸爸,你以后或许会碰到其他壶民。因为种种冲突互相搏杀也是很有可能的。这有什么嘛。】

  小烛的声音甚至带有一丝兴奋的感觉说道。

  【而且我们吃了以后,即便爸爸的等级没有提升,我们也可以获得很大程度上的加强。】

  “这不一样!跟我对立的,杀也就杀了。可是,我甚至都不知道那团能量是谁的守护灵。岂可无故加害于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